2019年7月28日,英国威尔特Cley Hill发现了一个麦田怪圈。该麦田怪圈似乎是表达一起小行星事件。

如何解读这个麦田怪圈呢?一开始,我以为是某种系统,某种结构。但是不得要领。因为整体而言,非常简单,没有太多内涵。直到偶尔看见了一则新闻,才发现它并不简单。

其实就在前几天7月25日,一颗致命的小行星和地球擦肩而过。它的大小估计为57至130米,仅仅以五分之一地月距离飞越而过。甚至它在7月25日飞越前一天才被发现。这真是令人恐惧的事。

这颗小行星被命名为“2019年OK”,有点嘲讽的意味吧。据估计,如果“2019年OK”击中地球,它将释放出约10兆吨TNT的等效爆炸能量。另一项估计将其与广岛原子爆炸能量的30倍进行比较。第三个估计它类似于1908年通古斯事件所释放的能量,摧毁了两千平方公里的林地。

这个麦田怪圈,似乎就是为此事件而制作的。

这个麦田怪圈,堪称优质麦田圈,制作精良,相比昨天我发文批判的法国麦田怪圈,“专业”的多。

您可以看它倒伏的方向,是多层叠加状态。这是人工极难完成的。

视频:

真正的麦田怪圈,看细节,是难以伪造的(非今天图案)。

最关键一点,外星人告知了它们创作的意图。我们通常将圆圈理解为星体,星系,能量辐射或者某种系统,集合之类的。但这个不是,它最外侧的圆圈,显得“物性”特别强。

它类似于咬合的齿轮,或者某种隼牟结构,后来我明白了,这是一种导轨,是一个套筒,是2个可以移动的筒壁,是望远镜调节焦距的结构。而且,内圈明白无误的告知这点。

您可以看见它的边沿是有螺旋纹的,而非一个简单的圆。显然是制作者故意留下来的。我理解它是一块镜片,镶嵌在套筒里面。整体就是一个望远镜。

1609年,意大利天文学家伽利略制成一架望远镜,物镜为凸透镜,口径4.4cm,焦距长1.2m,目镜为凹透镜,放大率33倍。伽利略用它来观测月亮、太阳、恒星和银河系,发现了木星卫星,并测定了太阳黑子周期。

当然,它们也是加勒比海盗的最爱。

而其中,三个圆,加一个弧形,描述了一个小行星,由远及近的过程。

这个麦田怪圈是2019年7月28日被发现的,而小行星事件是7月24日出现的。但是它也可能早于24日就出现了,是一个预警,一个警告。

不知道我解释的合理否。

此外,这个麦田圈出现的地方是Cley Hill,之前也出现过不少美丽的麦田圈。一起欣赏下。

这是2017年7月18日出现的。它的核心是一个梅尔卡巴的结构,外侧对应的是生命之花的布局。

2016年7月30日出现的麦田怪圈:

2010年7月9日出现的麦田怪圈:

由于Cley Hill是一处铁器时代的遗址,因此制作,物化风格较强的麦田怪圈是合适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